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嚴重影響著人們的生命和生計。在這艱難時期,我們更應立足當前,著眼長遠,對威脅全人類生存的問題展開深入思考,氣候變化就是其中一個更大的威脅。

在麥肯錫最新報告《應對氣候變化:中國對策》中,針對中國如何應對有形氣候變化風險和低碳經濟轉型等問題,我們進行了思考和探討,并提出了相應的建議。

 

點擊觀看視頻——應對氣候變化:中國對策

 

全球視角及中國的氣候變化敞口

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Kimberly Henderson表示: “全球氣候變化風險的持續時間與破壞力可能將遠遠超過此次疫情。我們對疫情的應對又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可持續發展能否實現,以及如何實現。在全球市場正逐漸從供需雙重沖擊中恢復的特殊時期,著眼于可持續發展,增強韌性,應當且必須成為提振經濟、保障民生的有機組成部分?!?/p>

一萬年以來,地球氣候一直保持著相對穩定,但近幾個世紀卻發生了顯著變化。19世紀80年代以來,全球平均氣溫已上升約1.1攝氏度。受此影響,中國將變得更加炎熱和潮濕。如果排放量保持目前的增速,未來可能會有1000萬至4500萬人遭受極端炎熱和致命熱浪的侵襲,尤其在華東地區。每年因極端高溫和潮濕而損失的戶外工作時長平均占比,將從目前的4%增至2030年的6.5%與2050年的9%,相當于到2050年,年均GDP損失1萬億到1.5萬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7萬億到10.6萬億元)。類似于1980年“五十年一遇”的強降水概率也會迅速上升,到2030年將增長2到3倍,到2050年將增長3到6倍。

為了讓氣候變化趨于穩定,并防止自然災害的升級,國際社會需要迅速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最終實現“凈零排放”。中國正在積極應對氣候變化,并采取了令世界矚目的應對措施。盡管如此,中國的排放量仍約占全球總量的20%,凈排放量達160億噸二氧化碳當量。無論采取何種緩解措施,未來十年全球溫度仍將繼續升高,中國面臨的有形氣候風險依然很大,且還在不斷增加??紤]到中國可觀的經濟體量和影響力,中國在減緩措施和適應措施兩方面可以做出更大貢獻。

中國“4+3+3”氣候變化應對方案

為應對氣候挑戰,麥肯錫建議,中國可考慮采取“4 + 3 + 3”氣候應對方案,支持國內及國外的減緩與適應措施。

首先,可考慮采取4類減緩措施,向《巴黎協定》所設定的減排目標看齊。第一,從能源需求端入手減排,具體措施包括提高能效、優化工藝、發展循環經濟和轉變消費模式。第二,改變發電和燃料結構。發電和交通運輸貢獻了中國溫室氣體排放量的約1/3。具體措施包括增加可再生能源的利用,逐步淘汰燃煤發電,推動交通運輸電氣化,增加生物質能、生物燃料和生物能源的利用,以及發展氫能市場。第三,加強企業的碳排放管理。中國可推廣碳捕集、利用與封存(CCUS)技術,大力開展植樹造林。第四,大量減少非二氧化碳類溫室氣體排放,如甲烷和一氧化二氮。中國可改革農業和糧食系統(例如改善水稻種植的施肥方法),消除甲烷的逃逸性排放。

鑒于氣候變化危害的頻率和強度在增加,氣候適應措施尤為重要。麥肯錫進而提出增強中國社區及基礎設施韌性的3種方法。首先,進一步培養韌性規劃專業能力,將自然災害風險意識納入城市規劃政策、戰略和運營中。其次,將韌性融入升級規劃和風險評估模型之中,也即評估洪水等急性災害對基礎設施資產的潛在影響。最后,促進金融創新,為增強韌性提供資金支持,提高風險管理能力。氣候風險保險不僅可以降低對政府災后救濟的依賴,還可以將部分風險轉移到私人資本,避免讓普通的中國納稅人和民眾承受因極端天氣事件導致的損失。

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張海濛表示:“新冠疫情的暴發凸顯了韌性的重要性。疫病的全球大流行以及氣候災害都會造成有形沖擊,并隨之引發一系列社會經濟影響。后疫情時代的經濟重啟過程中,大力提升經濟與環境韌性應當成為復蘇計劃的關鍵內容。這也對中國管理自身風險、保護弱勢群體提出了新的要求——環境韌性應當成為城市規劃和基建項目的核心?!?/p>

最后,除了在國內實現脫碳和氣候適應的目標之外,中國可通過3個路徑為全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做出貢獻。第一,開發、普及、輸出低排放解決方案。隨著世界轉向低碳經濟,相關出口和技術需求可能會急劇增加,包括電解器、可持續航空燃料、替代蛋白質、碳捕獲、利用與封存技術等。隨著低碳技術的不斷發展,中國不應止步于制造,還應支持全球解決方案的設計和開發。第二,為綠色項目提供資金支持。中國有條件重點發展跨境綠色項目,投資綠色金融,為海外用戶提供金融和技術支持,并鼓勵其他國家思考自身基礎設施對氣候的影響。第三點,為促進國際合作發揮更大作用。應對氣候變化需要迅速推進在各地的所有產業升級轉型,對中國而言,這是一個表明其低碳經濟轉型將澤被全球之契機。

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麥肯錫全球研究院聯席院長華強森(Jonathan Woetzel)表示: “在全球范圍,中國可以支持國際社會開展討論,制定有效的“碳機制”和定價標準。還可以通過制定開發性融資標準來支持全球低碳發展。如果中國愿意向一個低碳的地球做出更遠大、更有雄心的承諾,那么這既有利于其自身發展,也為其他國家與地區樹立了榜樣?!?/p>

未來十年將是檢驗各國是否履行各自的氣候變化承諾,以及如何應對病毒和氣候變化帶來的雙重挑戰的關鍵時期。后疫情時代,各國紛紛開啟了衰退之后的艱難復蘇。但是,氣候變化以及由其引發的有形風險切實存在。中國應始終高度重視氣候變化問題,以避免氣候變化導致的不利影響。

點擊此處獲取報告PDF。

本報告部分研究基于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GI)近期發布的研究報告《氣候風險及應對:自然災害和社會經濟影響》(Climate Risk and Response: Physical Hazards and Socioeconomic Impacts)。閱讀中文版報告摘要,請點擊此處;閱讀英文版報告全文,請點擊此處。

作者:
華強森(Jonathan Woetzel):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麥肯錫全球研究院聯席院長
Kimberly Handerson: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常駐華盛頓分公司
Mekala Krishnan:麥肯錫全球研究院資深研究員,常駐波士頓分公司
張海濛: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常駐香港分公司
林天惠:麥肯錫咨詢顧問,常駐紐約分公司

感謝Hauke Engel、Doan Nguyen Hansen、闞茜、劉泰利、馬可榮( Connor Mangan)和葉梅為本文的研究和創作做出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