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日新月異的市場環境,曾將消費品行業“推上神壇”的技能已難以為繼。公司必須未雨綢繆,及時做好轉型準備。

作者:Patrick Simon、Patrick Guggenberger、羅夢薇 (Mengwei Luo)

 

在不久的將來,勞動力市場或將面臨自工業革命以后的最大沖擊。在19世紀,機器僅用30年時間就取代了某些領域一半以上的勞動力,而這次沖擊的規??赡芨?。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GI)的研究顯示,到2030年,自動化和人工智能技術(AI)可能會在全球范圍內取代4~8億名工人。技術進步將催生新的工作,但這些工作將進一步提升對技能的要求。

不少行業早已覺察到技能不匹配的嚴重性。很多高管稱,由于大量稀缺人才正持續涌向蘋果和谷歌等科技巨頭,他們的公司正面臨數據科學家、軟件系統開發師、高級分析師等數字人才的短缺。

在消費品行業,技能短缺的問題則更為緊迫,其中部分原因是向數字渠道的轉型。阿里巴巴和亞馬遜等電商巨頭正以每年27%的速度迅猛增長。麥肯錫中國數字消費者趨勢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線上零售交易額總量約為1.5萬億美元,占中國市場零售總額的1/4,不僅位列世界首位,更有望超過全球前十大市場的線上零售交易額總和。坐擁8.55億名數字消費者,且移動社交用戶群體最為活躍的中國市場,早已成為全球消費品及零售商競相搶占的目標之一。

目前大部分行業增長來自年輕的數字原生新創公司,而很多大型消費品公司剛剛才開啟人才和流程轉型,所以首要任務是厲兵秣馬,快速追趕,穩步邁入消費新時代。

 

職場新常態

雖說所有行業都會受到自動化和新技術的沖擊,但影響程度各不相同。毫無疑問,主要從事體力的勞動力將會面臨就業需求的顛覆性調整,甚至很多行業的前臺也無法完全幸免。到2030年,消費品行業將面臨技能需求上的巨大變化。

消費品行業中的很多職位都涉及體力勞動,比如與倉庫有關的工作。鑒于類似職位的自動化潛力較高,隨著技術的不斷進步,它們對身體技能的需求將逐步下降。同時,隨著數字化技術和在線渠道的不斷發展,掌握數字化專長、精通數據分析等技能的重要性將與日俱增。此外,也會有越來越多的工作需要社交能力、情感技能和更高層次的認知能力,如邏輯推理和創造力。

總而言之,消費品行業將出現以下三個重大變化:

部分崗位將大大減少。隨著自動化和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企業對身體、手工技能,以及基本認知技能的需求將會大大減少。對消費品公司而言,辦公室文職人員、倉庫貨架員、叉車操作員等崗位將可能裁員。自動化不僅會對低技能勞動力帶來影響,收集、處理和可視化客戶數據相關工作也將出現重大轉變,因為這些工作的自動化潛力高達60%~70%。我們的預測顯示,到2030年,機器將取代中國1.5億個左右的職位,其中以倉庫貨架員和叉車操作員等職位受沖擊的程度最大。

技術發展將催生新工作。新工作的出現可能會抵消技術進步帶來的部分影響。消費者對產品需求的不斷增長可能會促進工作模式的創新,這一點在新興經濟體中尤為明顯。麥肯錫中國消費者報告顯示,盡管2019年的消費支出增速略低于2018年,但消費者的購買意愿仍舊強烈,尤其是愿意為強大價值主張的商品埋單。2019年,“雙11”交易額再次刷新紀錄,所有平臺的交易總額同比增長了31%,達580億美元,遠高于“網購星期一”和“黑色星期五”的線上交易額總和。由此可見,中國消費者的需求依然旺盛,仍是中國乃至世界經濟的增長引擎。我們預計,到2030年,中國將新增3.1-3.3億左右個職位,其中約有5千萬個職位來自全新的職業類別。包括銷售代表、經理、高管、工程師在內的高級職位數量將會增加。此外,當前消費品行業需求不高的部分崗位的需求可能會顯著提升,如數據科學家、軟件開發人員、人工智能專家和機器人維修與保養專家等。

多數工作性質或將改變。半自動化工作(機器與工人協作)將更加普遍。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研究顯示,消費品行業至少有40%的任務可以被機器取代。屆時,自動化將處理大多數重復性工作,以便工人將節省的時間用于管理和排除自動化系統故障。

 

價值鏈技能要求一覽

技術進步帶來的職場新動向不會只發生在一個領域,相反,整個價值鏈都將受到影響。其中,不同部門面臨的影響將不盡相同:

市場營銷。雖說直覺和創造力仍會是市場營銷的重中之重,但大數據和預測性分析將一躍成為營銷決策的基礎。上述技術將幫助公司在最恰當的時機,針對不同細分客群推出量身定制的營銷手段。產品分類、差異化定價,以及促銷等關鍵決策將不再基于直覺或代表性消費者研究,而轉向基于數據分析。精通數據的營銷人員將與數據科學家和分析師一起,妥善管理全自動化的數據收集、集成與合并,利用數據分析結果完善營銷組合和預算分配。很多消費品公司都看到了數據分析的裨益。例如,在完成了向網格定價的轉型,并引入可自動執行多項規則以幫助公司制定、測試、執行和維護運營決策的軟件系統后,某領先雜貨零售商將年利潤率提高了約2%。

銷售。銷售人員仍將是企業競相追逐的人才。不過,他們也需要面向未來,提升自己的數據素養及分析能力,學會與機器協作。未來,許多日常銷售流程將被機器取代。人員部署、供應商條款制定等任務將受機器學習算法主導,銷售人員可通過機器生成的報告優化銷售行為、改善客戶關系。

研發。借助設備互聯與物聯網技術,消費者反饋流程的自動化將對產品研發與創新帶來與日俱增的影響。研發中的重復性任務,如研發協議和流程記錄等將被機器取代。人工智能和3D打印技術也將在產品設計與測試中得到大量運用。有鑒于此,研發部對具有高認知水平和高技術能力的人才需求將大大提升。比如,軟件工程師必須具備算法開發、數據庫管理,以及高級分析等專業技能。

供應鏈。從生產到倉庫管理再到物流,供應鏈運營將愈發傾向受過技術培訓的工程師和數據科學家,而非傳統的供應鏈人員。這些具備新技能的數字人才要懂得處理復雜數據,并會使用高級算法來識別和利用需求與供應模式。那些能將供應鏈和業務需求轉換成數字化項目,并驗證解決方案的人才價值將會與日俱增。盡管部分消費品公司開始逐步脫離對離岸工廠的依賴,使用近岸或在岸制造商,但這些舉動不太可能會推動制造業崗位的大規模復興。

采購。機器人驅動的采購算法能夠訪問全球銷售系統中的實時數據,并根據需求動態匹配最佳供應。采購專業人士需要熟練使用先進的數字采購解決方案,如在線拍賣和采購付款平臺等。

財務、法律及其他職能。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研究顯示,約40%的財務相關的工作內容可完全自動化,17%可實現半自動化。在消費品行業,部分領先公司的財務部門已開始借助機器人流程自動化(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RPA)技術來處理日常重復性工作。面向未來,財務人員需要具備學習新技術的意愿,并掌握超越傳統財務工作和流程設計的新技能,才能充分適應重復性工作的自動化趨勢。這一點也同樣適用于法律和人力等其他職能。

 

迎接新常態

面對不斷變化的職場動向,消費品公司需重新評估其人才策略,調整勞動力需求。麥肯錫認為,消費品公司應該采取三項具體舉措。

招聘并保留燈塔人才

麥肯錫最近對7個國家的3000多位商業領袖開展了一項研究,結果顯示,有五分之一的高管都認為他們及同事對新技術的了解還不夠充分。事實上,董事會、高管層以及所有核心職能部門及區域部門都需要深諳數字化、大數據和數據分析技術的領導來主導未來工作。

招聘人才可填補數字技能的鴻溝。某國際消費品公司聘請了一位科技公司的高管為獨立董事。此舉有力顯示了公司對數字化和技術的重視,由此吸引了更多專業人士,也為公司帶來了該高管的數字專長與深厚的業內人脈。

此外,人力部門需要制定創新策略,吸引頂尖數字人才。比如,他們可以通過開發者社區、技術人才聚會、技術會議和內部推薦等渠道來招募人才。

當然,招聘只是人力資源的一部分,留住人才也同樣重要。為了提升公司對技術人才的吸引力,公司應邀請他們參與戰略決策,明確其職業發展機會,并提供與科技公司相當的薪水、福利和激勵措施。

重新定義工作角色和要求

隨著自動化和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公司需要重新定義職位的角色和要求,并調整對求職者資質及技能的評判標準。比如,員工具備快速掌握新興技術的能力將變得更加重要。唯有將才華橫溢的員工與先進的工具相結合,才將保證公司的持續成功。

公司高層也需要具備相應的技能。鑒于公司會不斷更新現有系統和工具,并在轉型的路上持續開發或收購新型智能解決方案,如大數據分析、新型支付解決方案及高端預測工具等,因此,高管至少需要對上述系統和工具有所認知,才能保證這些技術投資與公司的長期戰略保持一致。

技能再造

招募新員工不應是公司填補技能差距的唯一方式。鑒于自動化和人工智能技術的影響將深入到公司的每一個部門和級別,公司必須幫助員工掌握未來工作必備的技能。通過加深現有技能或是建立新技能,消費品公司不但可以提升員工留存率,留住他們的專長和實用經驗,還可以延續公司文化。

最有效的技能再造是在公司及員工間打造一種合作關系。公司應識別內部技能鴻溝,并與員工溝通分析結果,比如哪些工作將受到影響、在任員工需要學習哪些新技能等。隨后,推出新的內部培訓項目,或與培訓公司合作,幫助員工掌握這些技能。管理層可以考慮給參加培訓的員工提供轉崗和升職機會,甚至現金激勵。

 

對消費品公司而言,自動化和人工智能技術既是福音,又是挑戰,運營、組織結構以及人力都將倍受影響。公司必須厲兵秣馬,作好戰略規劃與能力建設,在全價值鏈上升級技能,才能制勝新時代。

 

Patrick Simon是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常駐慕尼黑分公司;

Patrick Guggenberger是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常駐維也納分公司;

羅夢薇 (Mengwei Luo) 是麥肯錫行業專家,常駐紐約分公司。